申博

 

 

申博



地址:无锡市惠山区西漳工业园
联系人:汪先生 
手机:13617885250 
传真:0510-80240356 
电话:0510-83750615
网址:http://www.iovtv.com



相关阅读:申博

深扒“南京猥亵女童案”爆料人陈岚:可怕的不
发布者:申博  点击:

  很多媒体为了能让更多人受到关注,也就用了:“南京猥亵女童案”爆料人遭致命威胁,这样的新闻标题。

  这里首先我们肯定陈岚所爆料的这件事,让恋童癖受到了打击,对社会有积极的影响。

  但是也不能因为她做了一件事就肯定这个人是好人,从她以往的很多经历来看,她做很多事的目的并不单纯。

  至于收到网友威胁,很多人就纳闷,怎么中国突然出现了这么多“恋童癖”,而且还这么嚣张?

  作家陈岚原来的网名叫深海水妖,06年的时候开始高举女权的旗帜“创作”,也开始了她的行善之路。

  直到2010年春节前夕,全国媒体和网站上都在风风火火的争论一个无肛女童被父母放弃治疗的事件。

  虽然那次事件至今没有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陈岚、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摇篮网在事件中担任着很重要的角色。

  对于当时孩子的病情,可以肯定的是她不仅患有肛门闭锁,还有多发瘘、肾积水、心脏卵孔未闭,脊椎平直,肋骨融合、肺炎等多种疾病。

  最初在天津最好的儿童医院治疗了13天以后,医生认为没有可行的手术方案,孩子不存在成功治疗的可能性(如果勉强手术,要么手术台上死,要么下了手术台多活上一两个月再死),建议家属放弃。然后孩子家长一家人经过深思熟虑,将孩子送进了天津的一家临终关怀医院。

  这帖子被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和摇篮网的爱心志愿者看到了以后,在天涯开了一个题为《天津未满月女宝宝即将被饿死——救助进展直播中!》的直播贴(该帖子已经找不到了)当时的深海水妖也就是现在的陈岚在天涯网看到了这个贴子,和四个志愿者一起伪装成孩子的母亲从临终关怀医院把孩子抢走:

  奇怪的是,抢走了孩子以后,他们驱车三个小时跑到了北京的一家叫做和睦家的私立医院去治疗。

  在路上的时候,处在哺乳期的陈岚母性大发,她在自己的博客里写到:三个多小时里,她缓缓地、坚持地,一直在舔,在吸。

  当时就有人表示,因为陈岚的喂食,导致孩子病情恶化,不得不做阴道穿刺手术,而陈岚也当即改口称自己只喂了很少量的奶水。

  反方人士认为,陈岚和儿希会以及和睦家表面上是行慈善,其实是为了炒作自己。

  当时通过陈岚和孩子家长的协商,同意孩子被他们监管7天,但是7天以后如果给不出可以治疗的方案,家长将把孩子带走。

  同时陈岚作为一个有一定影响力的作家带着“爱心人士”们对家长在网络上口诛笔伐,她认为家长是在谋杀自己的孩子。

  七天过去以后,家长如期将孩子带走,但也并没有带去临终关怀医院,而是带到了天津市儿童医院

  自此以后,媒体就没有再报道任何关于这个孩子的消息,直到三月份的时候,传出消息称这个孩子已经死亡。

  这个事件算是告一段落,陈岚也开始围绕着这个事件进行了大量的创作,并且更频繁的投身于女权事件和儿童事件当中。

  后来陈岚以《小希望》为题目写了一本书,又以“小希望之家”为名搞了一个儿童公益组织

  借着公益的名义,她的书很畅销。而她也凭借着“小希望之家”这个平台筹到了很多善款。

  2014年7月末,陈岚的“小希望之家”救助了一位14岁被强奸的未婚妈妈婷婷。

  不过微博网友@漫游者粒子在她的博客《谁逼死了少女妈妈婷婷?》中讲述了小希望之家救助了婷婷之后发生的事情:

  12月17号,陈岚让助理小白(白梦雪)通知婷婷立刻离开小希望之家,并且要求所有志愿者断绝跟婷婷的一切往来。

  因为之前父母要将孩子卖掉,所以婷婷非常抵触回家,所以志愿者们跟陈岚协商,让婷婷留在上海并且由志愿者娜娜带到临时出租屋自己照顾,但是陈岚一直不答应。

  12月21号志愿者大音、伟胜、大鱼、娜娜陪婷婷一起常州老家沟通,婷婷和父母的关系和解,最终小希望之家和婷婷家签了这样一份协议:

  1、婷婷、欣欣监护权回归父母,小希望之家不再负担监护责任;2、小希望之家配合父母对婷婷母女进行助学助养,所有费用小希望负责筹集。之后,对婷婷欣欣的助学助养方案进行磋商完善,最终口头协议如下:3、婷婷去苏州王森烘焙学校学习烘焙技能,学制一年,小希望之家支付全部学费,共支付17700元。4、小希望之家每月转给婷婷生活费1000元,按月打款。5、从婷婷善款中每月支付小希望之家1000元,作为欣欣的抚养费用。6、欣欣放小希望之家寄养,由专人照顾。婷婷随时可以来上海探视。7、婷婷毕业后学校会安排工作,待工作稳定能独立生活后,婷婷将欣欣接走,救助计划结束。8、所有救助款项由小希望之家向社会募捐。

  但是陈岚对这这条协议中的第6条,欣欣(婷婷的孩子)寄养在小希望之家不同意,经过伟胜(小希望之家理事之一)以后,婷婷剩余善款全部归小希望之家所有。

  这样来看的话婷婷的死和陈岚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作为一个救助机构,带着盛名登上了全国最大的媒体宣扬了一番,可最后为什么又要把婷婷从小希望之家赶走呢?

  我在微博上联系了原小希望之家的志愿者大音,他的说法是:鸟尽弓藏。没有价值了,就成了累赘。

  而早在15年12月份,大音就发微博对小希望之家的很多问题提出质疑:救助的时候,轰轰烈烈,接回家,往床上一扔,募捐,后续工作根本没人做。

  今年1月16号,南方都市报经过调查发表了题为:该如何解决小希望之家善款财务混乱事件?

  其中微博网友@飘之队-唐朝的文章《“董事长”陈岚的“生意经”和那个注定“死亡”的“小希望之家”》通过比对报表将陈岚挪用的慈善基金罗列的非常清晰

  所以说陈岚打着救助儿童、女权主义的旗号做慈善,每当出现儿童妇女相关的事件就冲到第一线露面,并不是因为她多么善良,而是她想炒作自己,并且从中牟利。

  这次借着“南京火车站恋童癖”事件,她又把之前质疑她的人全部归为恋童癖,搞成只要与她作对的人都是恋童癖。

上一篇:《院士来了》第六集 港籍中科院院士张明杰:科
下一篇:最美好的时光:向太陈岚:我捧向佐也不是不捧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申博 | 网站地图
b